来自 话题 2017-07-13 10:08 的文章

中国式相亲价目表,都是焦虑

替子出征的父母,为什么揣着这样的账本

这篇题为《中国式相亲价目表:我儿子才33,不考虑没北京户口的姑娘,有户口残疾也行》的报道,寻访了京沪两地的中山、天坛、玉渊潭、陶然亭、朝阳,以及浦东世纪等公园的相亲角,总结了这些地方的见闻。文章里有大量耸动的描写:

“高薪和车房远不及一本北京户口来得诱人”,“外地人的征婚简历都扔树根下”,“只要察觉对方带着或轻或重的口音,他们便果断摆摆手:‘我们不找外地的!’”

相亲鄙视链,图片来自凤凰周刊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相亲鄙视链,图片来自凤凰周刊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

“京籍和京户有着天壤之别,就像清朝的镶黄旗和正黄旗之分一样。”

“京籍才是身份证110开头的正宗北京人,京户再怎么努力也是外地人,有着地域、口音、生活习惯、婚嫁习俗、过年探亲的悬殊之分。”

“并不是买了北京的房就能娶到北京姑娘,房子所在的区县、环数更为重要。”“我要是跟你住到四环外,以后还怎么走亲戚!”

“还在还房贷或连房都没有的人,在相亲角几无立锥之地。除非是容貌极其出众的女性,而男性,无论条件再好,都‘100%不考虑’。”

“老人们最常用的开场白便是,‘天儿不早了,您赶紧回去吧,一会儿别赶上晚高峰,再耽误您回家’。以地铁为例,如果对方车程半小时内就能到家,说明房子基本都在三环附近,车程在一小时内的基本都在城六区居住,而一小时以上的,往往住在五环外。”

类似的问题还有“孩子有没有车”、“车好不好停”、“停车费贵不贵”,来推断对方的房子位于中高档商业小区还是老旧社区。

归根结底一句话,公园相亲市场上,“门当户对是铁律”。这是“一场盛大的个人营销和阶层买卖,房子、户口这些硬性条件都是摆在桌面上的交易筹码。”

中国式相亲价目表,来自凤凰周刊微信公众号中国式相亲价目表,来自凤凰周刊微信公众号

这些露骨的做法,不是没有理由的。如今,北京四环内动辄房价10万+,上海内环地铁沿线房价基本7万+,这意味着京沪两个普通家庭的结合不仅仅是年轻人两情相悦的事情,一纸婚书涉及的资产变动,已经可与千万级资产的企业并购相提并论。这样的事情,难道不该像企业一样搞搞“尽职调查”,把账都摆出来,把难听的话说在前面?

而房子区位和户籍之所以敏感,显然是因为生活质量以及子女前途关联的资源都与此紧密挂钩,不具备,就无法享有。

在这个背景下,婚姻认本地人,讲门当户对,甚至高调防骗,都有严肃的现实理由,因为捍卫婚姻就是捍卫家庭财富安全和阶层水平。所以“尽职调查”式的相亲就不能视为奇闻,反而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可以轻度残疾,但属羊的绝对不行”等细节,说明了另一个事实,老年人对于属相的忌讳显然来自于迷信,但今天家庭财产性收入成大头,且掌握在长辈手中,年轻人的生活状态越来越取决于长辈意见,婚恋发言权变小了,你就不得不承受这些神神鬼鬼的标准。

重新务实、物质的婚姻观,重新掌握发言权的父母

近年社会对于婚恋观的大规模讨论是从《非诚勿扰》节目开始的,“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女嘉宾言论曾经招来万炮齐轰,但是婚恋观物化并不是从那时开始的。

“50年代选英雄,60年代找贫农,70年代奔军营,80年代求高知,如今看好孔方兄。”这句丧气的顺口溜语出有据。

2000年,学者通过入户调查与访谈,对中国人50年的择偶偏好进行了比较研究,发现带有强烈时代烙印的政治因素明显减弱外,教育程度、职业、收入、住房等社会经济条件在以往几十年入选率低,近些年逐渐被重视。“这主要是因为在80年代前的很长一段时期内,‘物质利益’和‘金钱万能’曾被视作万恶之源屡遭批判,加上在计划经济年代,从事何种职业由组织统一安排且为终身制,个人无选择自由,而薪金收入更是平均主义大锅饭,择偶者自然很少对未婚夫(妻)的职业、收入提出苛求。(《择偶标准:50年变迁及其原因分析》徐安琪)

说起来,具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婚姻观不过百年的历史。更漫长的古代,婚姻是宗法制度下的社会关系,对中国人而言是“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的大事(《礼记·昏义》),本就要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的就是门当户对,非常务实。

越剧《西厢记》剧照越剧《西厢记》剧照

“二十世纪初开始的鸳鸯蝴蝶派小说,以及新文化运动,开始将西方浪漫主义运动后出现的爱情观念传入中国。这种爱情强调伴侣之间的仰慕、亲密和欣赏。这种新的观念重新定义了中文语词‘爱情’的含义,并要求婚姻和男女的结合必须以此‘爱情’为基础。这种新的情爱观念,和当时流行的个人主义观念,无政府主义观念,自由主义观念相结合,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情爱文化,并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探讨情爱、呼吁冲破家庭、父权、和夫权枷锁的文学和思想作品。”(《中国人婚恋观的变迁,人们在历史镜子中看清自己》魏阳)

1950年4月《婚姻法》的颁布,终于给婚姻自由观念提供了制度保障,彻底颠覆了门当户对的传统婚姻,伴随着强大的社会宣传,婚恋自由的婚姻观深入人心。

1950年《婚姻法》开宗明义:“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民主主义的婚姻制度”,“……禁止任何人借婚姻关系问题索取财物”。

1979年刊登于《市场报》的第一份征婚启事,开了1949年后媒体征婚的先河,篇幅短小的启示中直接交代了收入1979年刊登于《市场报》的第一份征婚启事,开了1949年后媒体征婚的先河,篇幅短小的启示中直接交代了收入

当前,恋爱方式多元化并没有阻止择偶观日趋务实且物质化的趋势,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婚姻观念本质的回归。婚姻是古代宗法制稳定的基础,也是现代人求稳、求安全的生活方式选择。

新闻报道的潜台词,还包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似乎又重要起来。父母发言权的消长,却不是因为法律地位变了,仅仅是因为经济地位。这么高的城市生活成本下,年轻人不再一参加工作就有了自主的底气。

中国式婚姻价目表,算盘打得了一时,打不了一世

1980年,实施了30年的《婚姻法》进行了首次修改。重大修改之一,是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作为离婚的法定条件。

这和当年明确婚恋自由意义一样重大,但却是个不为人知的壮举。这实际为婚姻真正下了一次定义,即婚姻得是以感情为基础的。这个基础定义和检验着今天中国人的婚姻,但是历史也不过30多年。

电影《泰坦尼克号》剧照,人们乐于歌颂和相信超越物质的婚恋观电影《泰坦尼克号》剧照,人们乐于歌颂和相信超越物质的婚恋观

中国式婚姻价目表,无非说明经济对婚姻的左右能力持续上升,开始冲击个人选择。但跟百年来传统婚姻受到的冲击比,还算不了什么。

婚姻的物质基础和感情基础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生活中无法回避物质基础,法律上强调感情基础,身份关系。而生活形态日趋复杂的现在,介入和影响婚姻的因素已经太多了。

关于婚姻,已经深入人心的感情基础、价值观因素,仍是稳定的,长久的。而物质基础,财产性收入,却非常容易受到外界经济环境、股市楼市变化的影响。这份中国式婚姻价目表的保鲜期,相信不会太久,就当个标本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