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7-08 08:58 的文章

中国出境游人次超过入境游3000万,不一定是坏事

3000万的“国际游客赤字”,与统计局数字相悖,但更接近真相

这份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发布的报告,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国际游客赤字”:一个国家出境到其他国家(地区)的本国游客大于入境本国的外国游客数量。这个脱胎于国际贸易的概念并无太多新意,但它给出的数字很特别——中国“国际游客赤字”为3000多万。

说这个数字特别,是因为它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矛盾。国家统计局显示,2015年中国大陆入境游客数量约为1.34亿人次,出境游人次为1.28亿人。这意味着中国大陆“国际游客数量”不仅没有赤字,还有盈余。

那谁的结论更准确些呢?当然是智库。由于中国大陆的出入境数据采用了特殊的统计口径,即入境游客中既包括外国人,也包括港澳台同胞,统计中的出境游客目的地也包括港澳台地区。1.34亿人次,不全是外国人对中国入境旅游做出的贡献。

就以2015年为例,当年入境的1.34亿人次的游客中,76%为港澳同胞,4%为台湾同胞,真正的外国人入境游客才占20%。然而澳门的人口才60万左右,香港人口也就730多万,要达到统计的人次,得每个人都来大陆旅游十几次才行。实际上,由于内地与港澳台联系紧密,很多港澳台同胞来内地是工作、探亲和做生意,不是来旅游的。

智库的数据则减去了港澳台与大陆之间的游客流动,结果是——中国大陆居民出境到外国旅游为5700多万人次,外国人入境游客量为2600多万人次,得出了中国“国际游客赤字”3100万人次。如此统计虽然也有缺陷,但显然更接近真相。

国外免税店“爆买”的中国游客国外免税店“爆买”的中国游客

但不必因此悲伤,“国际游客赤字”增加的背后是国人有钱了

国人向来以祖国的历史文化、名山大川自豪,现在“国际游客赤字”却有3000多万,这让不少人感到难过,认为推广不到位,旅游业的种种乱象损害了中国旅游业的吸引力。

从长远看,一个国家的旅游业更加规范,做好推广,签证政策更便利确实能吸引更多的外国人,但做好这些需要时间,且很难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是因为影响人们出国旅游的因素很多,如文化兴趣、探亲访友、当年收入、汇率变化等,以汇率变化为例,《旅游科学》上的一篇论文估算是,“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升1%,中国入境旅游人数减少2.71%。”

中国的文化资源和自然景观指标排名一直较高,也是最吸引外国人的旅游资源中国的文化资源和自然景观指标排名一直较高,也是最吸引外国人的旅游资源

世界经济论坛每年都会发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这份报告权威性较高,它根据旅游环境、政策条件、基础设施、自然资源四方面的14项具体指标,对140多个国家进行竞争力排名。中国大陆2013年、2014年和2015年的排名分别为第37位、第 45位、第17位,而外国人入境旅游人次分别为2629万、2636万、2598.5万——2014年竞争力排名下降,外国人入境旅游人次有小幅增加,2015年排名上升,人次却小幅下降。可见,短期内旅游竞争力的微小改善和外国游客数量关系不大。

如果考虑到近年来汇率的变化和经济危机的影响,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数量能保持稳定,已相当不易。中国“国际游客赤字”增加的真正原因,在下图中也一目了然——去外国旅游的大陆游客人数增长迅猛。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计算出的中国大陆“国际游客赤字”情况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计算出的中国大陆“国际游客赤字”情况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报告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中产阶级规模的扩大、出国游还会升温,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为中国游客提供了便捷的签证政策、国际航班、旅游服务,预计这一赤字在未来五年内会只增不减,达到1亿人次。

国民收入提高,不满足于国内游,进而产生“国际游客赤字”几乎是必然。以日本为例,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末,其国民收入增速远超他国,出国旅游人数由1964年的不到13万人激增到1997年的1680 万人,增加了近130倍。而同一时期访日外国人数从16万增加到422万人, 增长不到27倍。

当时的日本人也是在海外一掷千金,购买各种奢饰品,无论是酒店还是百货店,服务人员一看到黄色面孔立即用日文打招呼,类似的场景,国人才开始熟悉。

在外汇储备过高时,发展出境游很有好处

还有人认为,出国旅游不仅是崇洋媚外,还消耗了宝贵的外汇储备。这种观念就太过时了。中国外汇储备从2000年开始迅速增加,到2014年6月达到历史峰值3.99万亿美元后回落,目前为3亿美元左右,以任何标准来衡量,都相当充裕。

这里需要明确一个金融知识——外汇储备确实重要,但不是越多越好。央行收外汇,需要投放人民币基础货币,而基础货币经过商业银行、影子银行存贷款的充分转化,货币乘数可达5倍(即央行投放1000亿基础货币,M2可达5000亿),这会加剧货币超发,带来通胀压力;过高的外汇储备显示在外汇市场上,是外汇供给大于需求,这会迫使本币升值,降低本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而出国游则会带来用汇需求,在外汇储备过高时,不仅可以缓解国内的通胀压力,还可以让老百姓买到国外相对便宜的产品和服务,一举两得。

当年日本海外游迅猛发展,也和贸易顺差扩大,本币升值压力关系密切。为了解决上述问题,1987年日本政府推出了《海外旅游倍增计划》,计划把出境旅游人数从1987年500多万人增加到1992年的1000万人,结果1990年出国游人数就突破千万大关,当年日本出境旅游者共计花费200多亿美元,随着国际服务贸易支出增加,其国际收支更加平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

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元开始升值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元开始升值

一国有“国际游客赤字”是好事,国人应该多出去看看

日本从90年代开始,也开始采取各种举措吸引国外游客,并在2014年实现了国际旅游收支顺差。不过,有专家指出,越来越多的日本人不再出国游玩,是实现顺差的主要原因。

不出国,有不愿——对国外的治安、饮食有担心,但更多的是不能——90年代开始的经济萧条,让很多日本人饭碗都不保,去海外旅游更成为奢望,即便去海外旅游,也要去性价比更高的地方。如日兴证券分析师肖敏捷所说,“去台北吃小笼包、到巴厘岛晒太阳的‘小确幸’,成为海外旅游的主要目的。”

从这个角度看,一国有“国际游客赤字”是经济发展,国民收入增加的写照,而“国际游客赤字”逆转,则是国力下降的表现。

2015年游览北京胡同的日本游客2015年游览北京胡同的日本游客

旅行,尤其是“出国游”向来备受推崇。中国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谚语,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也专门写过《论旅行》,他认为,“远游于年少者乃教育之一部分,于年长者则为经验之一部分”,远游者应写日记,参观皇家宫廷,尤其要看君王如何接见各国使节,还要观看宗教仪式和会议,学者演讲和辩论,军事操演,参观历史遗迹和自然景观……总之,一切有价值的礼仪习俗和风光名胜都不能错过。

贵族范的旅行很难再现,但游览名胜古迹,体验风土人情,普通人也能做到,而培根提倡的“把在国外学到的某些最好的东西融进了本国的习俗”,每个人都可一试。

 

“百闻不如一见”,到一个国家走走看看,可能是了解这个国家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