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7-03 13:21 的文章

保定容大用退出表达不满合理吗

保定容大不是说退就退,无论怎样都难逃处罚

和1998年大连万达退出、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的原因一样,裁判问题,是引发本次保定容大退出事件的直接导火索。

7分钟的补时、容大主帅邦弗雷雷被罚上看台、93分钟判罚点球、重新开球后很快就结束比赛……这一系列判罚都引发了保定容大俱乐部和球迷的不满。

不过,这些是否就能认定裁判“有问题”,还很难说,这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保定容大董事长孟永立放出的“狠话”:“我就是退出中国足球,不玩了,也要给个说法。”或许也只是说说而已。

保定容大俱乐部董事长赛后发布会上痛哭,并宣布退出中甲保定容大俱乐部董事长赛后发布会上痛哭,并宣布退出中甲

德国《转会市场》网站(TransferMarkt)中国区管理员@Asaikana 在微博中说:“保定容大目前仍然没有退出,在新闻发布会上这么一说不算。他们需要向职业联赛委员会执行局正式提交一份其退出联赛的申请书,由执行局接收批准后,才算正式申请退赛,才能进入到后续程序。所以准确的说保定目前仍然是中甲联赛的一员。”

地方政府的意见也很重要。就拿保定容大来说,去年中乙升级后,保定并没有一座符合中甲标准的体育场,容大集团甚至考虑将球队迁到廊坊。后来,保定市政府出资,保定容大修建,在五个月内拥有了符合中国足协标准的主场。地方政府如此支持球队,自然也会在一些重要事情上拥有部分话语权。

所以保定容大绝不是说退就能退的。并且,无论保定容大是否真的退出,恐怕都难逃足协的处罚。

如果不退出的话,根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第80条规定:发表与比赛相关的不负责任评论,可被处警告、罚款或其他处罚,以及追究俱乐部责任。本次除了容大俱乐部董事长的言论外,主帅邦弗雷雷也有对裁判竖大拇指的举动。

在比赛结束之后,裁判员在休息室遭长时间围堵且遭受攻击。

除此之外,在比赛结束后容大主场球迷聚集在体育场周围,用粗口声讨裁判,甚至出现了围堵裁判组的情况,根据《准则》第68条和第84条规定,俱乐部也可能因此受到处罚。

就算保定容大真的退出了,根据《准则》第64条,参赛球队擅自退出中国足协主办的各级各类比赛,按罢赛处理,也就是比赛被判0比3负,同时给予取消注册资格并罚款的处罚。2008年,武汉光谷退赛时不但遭到了这样的处罚,还被罚款30万元。

一旦退赛将对球员、赞助商和当地足球生态都造成巨大伤害

其实,早在2008年武汉光谷中途退赛时,一位在中超俱乐部执教的外籍教练说:“用退出的方式表达对足协的不满,这是很荒唐的现象,在欧洲顶级职业联赛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在欧洲顶级联赛中,退赛多是因为财政问题达不到联赛准入标准或者球队破产,这一般都发生在赛季结束后。如果赛季中期发生财政问题,也会尽可能交给政府或者银行托管,让球队先完成整个赛季,避免中途退赛的情况发生。

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中超联赛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中超联赛

中途退赛首先伤害的联赛的完整性,少一支球队参赛、重新计分,对已经踢过比赛的球队来说是一种不公。

更大的伤害是对于球员。2015年2月27日,当时中甲的沈阳中泽队宣布解散,当时距离转会窗口关闭仅有一天,球队20多名球员面临失业的困境,虽然中国足协已经特赦他们,将转会截止期限推迟到了3月6日,但目前大多数球队已经用满了转会名额,沈阳中泽的球员很难找到下家。

除此之外,退赛球队还将面临经济方面的赔偿。因为退赛,赛区展示的商业广告失去效用,比赛转播也无法正常执行,赞助商、转播商的权益受损。俱乐部就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进行赔偿。并且,这笔赔偿不会是个小数字,可能会远远高于足协的罚款。

1998年,当时大连万达队投资人王健林在足协杯被淘汰后宣布退出足坛,但与武汉光谷不同,王健林是在赛季结束后逐步将股份转让1998年,当时大连万达队投资人王健林在足协杯被淘汰后宣布退出足坛,但与武汉光谷不同,王健林是在赛季结束后逐步将股份转让

退赛虽然一时爽,但对当地足球环境的影响不可估量。2008年武汉光谷退赛,使得湖北足球最优秀的一批人才流落各地,退赛至今9年,武汉足球只有在2013年曾经回到过中超舞台。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中途退赛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保定容大似乎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在7月2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和声明中,都不再谈及退出相关的事宜。

从5年80亿版权费到退赛风波,看似繁荣的中国足球离危机并不远

半路撂挑子这事儿,无论发生在什么时候,对中国足球来说都是一场大地震。保定容大的“冲动之举”恐怕不仅是因为裁判判罚,更多的还是对中国足球投资环境的担心。

2017年对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此前广州恒大三年两夺亚冠,伴随大牌外援的到来,中超平均上座率稳居亚洲第一。体奥动力开出的那份5年80亿元的转播合同,不仅让中超球队获得丰厚的分红,也让中甲球队有了盼头。

然而,进入到2017年以后,现在突然取消亚外名额并推行U23新政,导致很多球队根本来不及调整引援计划,大牌外援拿着天价薪水却只能坐板凳,投资人的投入直接打了水漂。

上海申花球员孙世林因为这一动作被停赛两场,罚款一万元上海申花球员孙世林因为这一动作被停赛两场,罚款一万元

而今年的中超赛场又格外火爆,球场内冲突频繁发生。中国足协从联赛伊始就“乱世用重典”,中超赛程过半,罚单总量就追平了去年整个赛季,可是在处罚标准上,又无法完全令人信服。

这些政策和处罚是否合理暂且不说,但它确实让很多投资人感到不爽。

中超版权的买家以及相关品牌赞助都会考虑,是否还值得为中超花下血本中超版权的买家以及相关品牌赞助都会考虑,是否还值得为中超花下血本

除此之外,赞助商也不爽。据澎湃新闻报道,体奥动力可能暂缓支付中超版权费用,要求和中国足协重新谈判,减低版权价格。

6月30日,中国足协证实版权商体奥动力递交“交涉函”一事。体奥动力在交涉函中表示,U23新政和内外援调节费细则等政策相继出台,对中超联赛的水平有较大影响,并且直接波及了中超的商业价值,因此体奥动力需要和中超公司重新磋商,本该到账的版权费暂缓支付。

这不是赞助商第一次向足协讨说法:2001年,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阎世铎突然提出暂停升降级,引发赞助商强烈不满,2002年赞助商扣除了相关费用后提前终止了与中国足协的合作;2004年,因为罢赛等多起严重事件,联赛冠名商西门子扣除了1/3冠名费,并且提前终止合同,导致2005年联赛裸奔。

说实话,足球离不开资本,而资本进入足球总会有一定的诉求,如果这种诉求长期被忽视,那又会回到中国足球乱世横行的年代。对于中国足协来说,怎样客观、谨慎地处理好这一事件,同样也是个需要三思的问题。

 

保定容大的退赛风波,犹如向中国足球亮出黄牌警告,它说明中国足球潜伏的各种矛盾与冲突,又到了一个压抑不住的临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