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6-10 08:54 的文章

托运金毛被打伤:为啥国内宠物托运风险这么高

从现有信息看,打包不够牢固是导致金毛逃逸的主要原因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也不愿意冒着那么大风险办理宠物飞机托运。”一位网友评论道。大巴、火车、自驾,在诸多托运形式中,航空托运宠物风险尤其高。

航空托运的风险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与主人分离、陌生环境会导致狗狗焦虑,应激反应强烈。不少宠物托运后需要缓个好几天才能恢复活蹦乱跳的状态。二是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打包是否牢靠、氧气的供应问题、是否会遭遇暴力装卸等。且机场本就是个敏感地带,逃出的宠物,可能威胁到航空器安全,到时候暴力围捕,甚至直接击杀都是不可避免的。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宠物托运,最该上心的就是选择航空箱(在运输的过程中,宠物被放在专门的航空箱里)以及打包。正确的打包程序,是先用防护网将航空箱套住并捆扎牢固,再用打包设备在防护网外层采取井字形打包加固,打包带穿过箱门网格及防护网格,起到将箱门和箱体、防护网固定在一起的作用。

正确的打包方法。图片来源:网友@二八爷正确的打包方法。图片来源:网友@二八爷

但从事主的描述和上传的打包小视频截图来看,打包至少存在两个问题:1、托运金毛的航空箱外是没有防护网的,只有呈井字形的打包带。而东航的宠物托运规范是明确要求“在托运时需使用防护网”的。

2、没有加固包装。事主称:“行李咨询室说是宠物将门弄开,还曾问我为何没有加铁丝,但申请托运流程是按照上海浦东机场东航柜台工作人员要求并进行的,工作人员并无告知需要加装铁丝网。”对中大型犬来说,用约束带、铁丝把笼门锁死是必要的。

没有托运经验的主人,很难判断航空箱的打包是否牢靠,是否需要加固包装,这就需要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专业指导和检查。如果不符合规范的包装也能顺利托运,那检查确认这个环节就出了问题。

深层原因是,中国缺少统一的宠物托运规范

查阅各航空公司的宠物托运规范,发现毛病还不少。有的航空公司对如何选择航空器规定得很具体,但对打包一笔带过;有的忽视了加固程序。总之,这些规范都比不上宠物论坛、宠物博主总结的实用、全面、人性化。比如网友的宠物托运经验帖,都会提到一定要选择侧面用螺丝钉固定的航空箱,只靠塑料卡扣不能承受冲击,宠物很容易出逃。但在各航空公司的规范里,却很少能看到。

航空公司各自为政,但它们的宠物托运规范、标准已经落后了不少。且从天河机场金毛犬逃逸事件中可以看出,相关工作人员的培训也不到位。

目前中国没有专门针对活动动物托运的法规,只有一份行业规定——《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而该规则中并未明确给予更多承运人应该遵守的细节操作标准和指引来保障动物安全,尤其是在运输条件、包装要求、装舱限制等方面。

200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安全空运动物法》,要求各大航空公司加强员工培训、人性化善待动物、提高动物安全运送技术,并同时敦促美国运输部适时开办空运动物的有关投诉。立法的背景也是美国航空公司宠物托运事故频发,托运人抗议连连。这是统一规范的另一层意义——理顺责任追究的机制,保障托运人的合法权利,回应他们的质疑。从宠物进入有氧舱到落地装卸整个环节,都犹如一个黑匣子,缺少信息和监督。即使出现了宠物出逃甚至死亡事件,事主都不知道自己自家的小动物到底经历了什么。没有知情权,优化流程、理顺机制就无从谈起,所以首先应当保障托运人对事件的知情权,包括宠物受伤或死亡的原因、托运过程中的相关因素等,如果能证明是承运方的过错,就该对托运人的精神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观念上仍把宠物当成普通货物来看待

“旅客对托运的小动物承担全部责任。正常运输条件下小动物受伤、患病、逃逸和死亡,XX不承担任何责任。”这是大多数航空公司的免责声明。而《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际运输规则》中也规定了“旅客应当对托运的小动物承担全部责任”。说明托运的宠物虽然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但在现行法律下被视为普通行李,只能适用普通行李赔偿的相关规定,赔偿限额为每公斤100元。

考虑到宠物与现代人、现代家庭的情感联系,托运动物显然不能当普通货物来看待。一些航空公司,诸如美国达美航空、加航、芬兰航空、德国汉莎航空等,允许将宠物带入机舱。这种动物与人同机的情形对中国还是太奢侈了。但最起码,相比较普通货物,应该对宠物托运规定更严格的管理、注意义务。最简单的,在装卸时,应该区别对待宠物和普通货物,给宠物托运贴特殊标识,让搬运工能识别,并要求全程轻拿轻放。暴力装卸一直是活体托运发生事故的重要因素之一。2012年,南航承运的金毛犬Mars死亡,Mars的主人赵南就猜测,暴力装卸方式是导致Mars死亡的主要原因。

保证托运宠物的安全,才能保证人的安全

托运的宠物一旦逃出,跑道上又不幸有飞机准备起落,那就是航空器最危险的情形——FOD(可能损伤航空器的某种外来的物质、碎屑或物体)。此刻感情肯定要让位于规则和更多人的安全。真到了那一步,围捕、猎杀是唯一的选择。

但围捕、猎杀不应该是结果。动物不能永远为人的愚蠢、疏忽,为制度、观念的落后担责。追究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正当且必须的,这不是矫情,更不是把动物的命看得比人重要。

毕竟托运宠物逃逸,也会威胁到乘客的安全。

 

在航空公司和机场承担更多责任之前,只能铲屎官自己权衡风险,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