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5-06 08:51 的文章

农民工更爱家门口:进城买房不敌建特色小镇

1.12亿农民工守在了家门口,并且还呈现增长趋势

回家打工成为一种趋势回家打工成为一种趋势

打工不离家,就近在乡镇,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农民工的选择。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报告,本地农民工(即在户籍所在乡镇地域以内从业的农民工)比上年新增3.4%,相应的,外出农民工呈现回落的趋势,外出农民工占农民工总量的比重由2011年的62.8%逐渐下降到2016年的60.1%。

显然,对于他们来说,不管大城市还是小城镇,进城的吸引力并不大

确实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不愿意跨省,甚至也不愿意在本省城市工作,选择从大城市回到小乡镇。在一些大城市的政策越来越严厉,“低端人口”成为一个特有名词,很多人不再怀揣城市梦的时候,回户籍地成为一种理性选择。

那么,四五线城市呢?1年半前曾有过一次很火热的讨论,主题是有关农民工进城买房的。这里的城市便指的是四五线城市,在这些地方买房,成为新市民,实现农民工市民化,是很多专家非常看好的推动城镇化进程的一部分。

然而,很多农民工回到家,也没有就近进城,成为四五线城市新市民的欲望。为什么呢?这里面有一个得失计算器,在城市,得到户籍(在中小城市落户一点都不困难,甚至还是备受鼓励的),但是失去的是家里的地。比起房子来说,农民工们更加在意的是,在城里能不能得到良好的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工作机会、养老待遇,不一而足。然而,提供公共服务涉及到地方财政的投入与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所以很多地方也是非常纠结,能够投入的力量有限。例如全国政协在安徽铜陵调研时,当地发改委官员举例,“目前,在铜陵每个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需要财政投入7.35万元,如果加上进城后提供就业岗位,这种投入还要高得多,城市根本负担不起!”确实,在一系列公共服务中,提供稳定的就业岗位是非常重要的,不然,就算其它待遇看齐,人一旦失业,陷入不稳定,就棘手了。

总之,选择在家打工,是很多人经过理性计算后的用脚投票。

进城还是返乡?人们用脚投票进城还是返乡?人们用脚投票

不用太担心所谓的“逆城镇化”

农民工不愿意进城,不愿意变为城市户籍,这样的现象引发了不少人的担忧,并称之为“逆城镇化”。因为这样一来,城镇化率进展缓慢,数字不会漂亮。

但是,只跟户籍挂钩的城镇化是非常肤浅的城镇化,徒有其表的城镇化。真正的城镇化,和工业化程度、公共服务体系等是休戚相关的。在乡镇打工,也是非农人口在增加,也是工业化进程在加速。如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原书记处书记李滨生所言,“我们现在对城镇化的理解有偏差。不是农民工一定到城镇落户了才算城镇化,而是在工作上从农业转向二、三产业,以货币为主要收入来源,享受均等化的公共服务,行为方式向城镇看齐,就算城镇化。”

当然,如果是以“进城买房”来衡量城镇化,就更是无稽之谈,只知道发展房地产,而不管公共服务,不管工业化进程,这和城镇化没关系。

需要担忧的真问题是,乡镇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公共服务给这1.12亿农民工

公共服务四个字太重要了,在乡镇打工,也需要这四个字的配套。然而,乡镇真的可以承接得住1.12亿的农民工,为他们做好公共服务吗?还真是挺令人担心的。钱少、事杂、责任心不强、专业度不高,这些都是人们吐槽过的乡镇基层工作的问题。很多乡镇一级的公务员也委屈,他们吐槽的是,事杂、压力大、常常成受气包。

今年年初,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的意见》。随后,半月谈编辑部做了一个调研,不少乡镇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要做好基层的服务工作,既要能当多面手,又要能做受气包。什么工作都能做,什么气都能受,什么责任都能担。

对乡镇基层政府而言,做好公共服务很不容易对乡镇基层政府而言,做好公共服务很不容易

现在提倡的特色小镇是很好的方向,但是要小心特色小镇“空镇化”

如何来解决乡镇的忧虑呢?建设特色小镇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去年,住建部等三个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什么是特色小镇呢?是有着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和谐宜居的美丽环境、彰显特色的传统文化、便捷完善的设施服务、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的小镇。能够入选特色小镇,意味着有机会得到各种各样的红利优惠。所以各地都非常积极地在报名。

打造乡镇特色产业很重要,图为农家女在山东省沂源县悦庄镇一果品加工企业劳作打造乡镇特色产业很重要,图为农家女在山东省沂源县悦庄镇一果品加工企业劳作

然而,不能光盯着好处,最怕的是盲目造镇,把大量的钱用在了修产业园、修旅游设施和修房子身上,其它的服务体系根本就没有跟上。有一个反面的例子便是前些年,各地都在建设新区,结果造了不少的“空城”乃至“鬼城”出来。盲目形成浪费,而不提供裨益。

相比于建镇,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很容易被忽略。有什么好途径呢?对于人力、财力都不足的乡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是不错的选择,比如半月谈记者在重庆潼南区花岩镇的调研发现,“场镇保洁,是令花岩镇纠结不已的老大难问题。以往也招聘人员对场镇、公厕进行保洁,但长期清扫不彻底。花了钱,却没把事情办好。”然而,花钱购买了家政公司的公共服务后,在相关调查中,花岩镇环境卫生名列潼南区第一名。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两年来该镇不仅节省支出40余万元,还使生产生活环境更加宜居舒适。

总之,特色小镇被寄予发展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厚望,因此,更应该踏实起来。不然就变成了盲目的招商引资、发展房地产。和公共服务没关系的小镇算不上真正的特色小镇。

 

“进城落户?没想过,我在这儿工作挺好的。”这是一名在家门口打工农民工的说法。离家近、能照顾家人田地、收入也还可以,让这些“挺好的”因素能够稳定、持续地发展下去,建成良好的乡镇公共服务体系,则是需要好好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