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5-05 10:08 的文章

中国“拍打疗法”神医英国被捕,悲剧早该结束

“神医”萧宏慈海外涉及两件命案,都和鼓吹糖尿病人停止服药有关

萧宏慈“大师”终于被抓了。

目前已经公开的,他至少涉嫌两起命案,一悉尼幼童,一伦敦老太。悉尼幼童是2015年的一起旧案,当年一名患有糖尿病的7岁儿童被父母带去参加为期一周的“拍打疗法”研讨会。悉尼警方称,男孩在参与治疗时被禁止吃东西、不能用胰岛素,在治疗一段时间后,男孩死亡。警方认为男孩死亡事件和萧宏慈的治疗方案有关,因为停止注射胰岛素后,糖尿病的并发症可能会致人死亡。

“神医”萧宏慈的业务不仅在国内开展,海外多国都有他办的体验营“神医”萧宏慈的业务不仅在国内开展,海外多国都有他办的体验营

而去年10月,一名71岁的英国糖尿病患者接受“拍打治疗”后也死亡。她参加的,也是萧宏慈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拍打拉筋疗法”体验营,课程费为750英镑。参加体验营后,萧宣称不用服药、不用注射胰岛素就可以治愈糖尿病,病人只需要用力反复拍打,就能使毒素从身体完全排出,实现自愈。没过多久,这位老妇人也死亡。

一样的I型糖尿病,让病人暂停注射胰岛素并且禁食,企图用拉筋拍打以去除体内毒素,这就是萧宏慈的特殊疗法。他的治疗范围不一而足,包括糖尿病、不孕、子宫肌瘤、阳萎早泄、前列腺炎、尿失禁、膀胱炎、性冷淡、肠胃炎、胰腺炎、糖尿病、便秘、痔疮、宫颈癌...

2017年4月,澳洲新南威尔士警方针对53岁涉事的萧宏慈发出过失杀人逮捕令。5月3日,澳洲警方表示,萧宏慈在伦敦机场被捕。他将在六月份面临过失杀人罪的庭审。

虽然两名死者都来自海外,但萧宏慈是在内地发家的。早在2009年,“拍打拉筋自愈法”就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地悄然兴起。萧宏慈被支持者称为“神医”,而“拍打拉筋法”则被称为“能治百病的神功”。

就在被抓捕当天,神医还在指导中国病人,上至101岁老人,下至不满两岁的孩童,都是他的客户

就在萧宏慈被抓的当天,他还在微博上宣传自创疗法。关于糖尿病的治疗,在今年4月,萧宏慈还在表示:“几年前在台湾电视的现场直播节目中,中西医专家就声称如果不吃药能下降血压、血糖,他们将联合替我申请诺贝尔奖。然而诡异的是,用拍打拉筋治好的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已经成千上万,但还是没人给我申请诺贝尔奖啊?”

然而事实是,“成千上万”已经治好的糖尿病患者是谁,没人知道,反而是“台北卫生局”认为,他在宣传拍打拉筋疗法时,传达了“有病靠拍打就可以自己疗愈”观念,违反台湾地区医疗法“民俗疗法不得宣称疗效”的规定。因此对萧宏慈处以5万新台币的罚款,并将其驱逐出境。

在这之后,萧宏慈继续在中国大陆地区活动,北京、厦门、深圳、海口、上海等地,他都办过所谓体验营,随手搜索,这位“神医”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某卫视和视频网站等媒体平台上,收获了一大批粉丝。而且这批粉丝对他非常忠诚,即使在5月3日当天,他被捕的消息传到国内后,依然有粉丝在他微博留言:“刚看有人转发萧老师被捕消息,正担心呢,看来没事儿。萧老师功德无量!”

从他的受众范围来看,是属于典型的老少通吃。下图是一位101岁老人的手。为了接受拍打疗法,老人的家人听从萧的指挥,把手打成这样,并称这样的行为是“献孝心”。

对101岁老人“献孝心”对101岁老人“献孝心”

在萧宏慈的治疗手段中,拍打疗法还可以治发烧。下图是一个人听从了萧的建议,对自己不满两岁的孙子进行拍打治疗,并且居然声称“下午完全退烧了”。

接受“拍打治疗”不满2岁的幼童接受“拍打治疗”不满2岁的幼童

还有更夸张的,萧宏慈曾在微博上发表一则他所谓的“拍打疗法案例”:杨姓先生被狗咬伤后,竟不去医院检查打针,反而反复拍打伤口导致流血肿包。并认为拍打能让体内产生天然抗体。

这种搞法是不可能不出事的。武汉一名颈椎不适的病人接受拍打正骨,不但颈椎未治好,反而造成病人高位颈椎错位,半身麻木。然而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对非法行医的宽容,让悲剧没有早点结束

萧宏慈从来就没有取得过医生执照。对于医生执照,他的看法是:医疗执照制度的产生,名义上是保护患者利益,实质上却是保护医生和医疗产业的利益。无论从生物进化和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看,执照制度的产生都是文明的大倒退,是对人权的亵渎和人性的扭曲。因为人和动物、植物一样有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自我疗愈的功能和权利,此乃天赋人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人最基本的权利。

在现代国家,医生可以自由执业,但前提是你得是个医生。萧宏慈的歪理邪说,无非是表明“我不是医生,但我比医生更厉害”。比较尴尬的是,某些官方媒体,特别喜欢宣传没有执照的“神医”,尤其是所谓“受欢迎的民间神医”,替他们空有一身本领而没有行医资格证而可惜。这种宣传,可以说起到了非常恶劣的效果。

而萧宏慈是聪明的,尤其懂得保健与医疗之间的模糊界限,所以他的微博认证身份为,北京拍拉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健养生顾问。这一点和张悟本如出一辙,张也是自称在做“养生”,提供健康咨询,并不卖药,收取的高额费用是“咨询费”。

萧宏慈自称提供的不是医疗服务,却让糖尿病患者停止服药萧宏慈自称提供的不是医疗服务,却让糖尿病患者停止服药

为了加强对非法行医的打击力度,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不仅规定了非法行医的五种情形,还具体规定了“情节严重”和“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 ”的具体标准,随后,各地也纷纷加大了对非法行医的打击力度。

但像萧宏慈这样的新式“神医”,就不那么好认定是非法行医了。因为非法行医行为的界定,必须有证据,须是监督人员在调查现场发现无行医资质的场所和个人,正在对患者实施医学诊断或治疗的行为,比如开具处方,进行医学检查或实施治疗等;或者能够拿到上述行为的音像资料,或者有患者能够出示医生开具的检查单据、开药的处方等。这一点上,萧宏慈是非常注意,不会给你留把柄的。

比如,他曾经声明“我在书中和教学中一直声明我本人不是医生,只是教授人们一种如同瑜伽、太极一样的自愈健身方法,即拍打拉筋。这是一个在公园里常常见到的群众性健身活动,因此拍打拉筋不是医疗行为。此声明在学员填写、签字的参加体验营申请表格中有清楚说明,即:本次活动不是医疗行为,如需看病请找医生!”

对外声明是一套,具体行医过程中,在取得病人信任后,他居然要求糖尿病患者停止服药,这不是医疗行为是什么?

另外,因为“神医”狡猾得很,往往舆论风声紧了,就低调潜伏,一旦风声过了,又打出招牌行骗。一会儿在大陆,一会儿在台湾地区,四处流窜行医的萧宏慈,更是如此。如果不是在国外涉嫌命案,不知还要继续行骗多久。

有一个现象需要特别指出,互联网和图书是目前“神医”宣传的主要渠道。在图书和网络中,通过一些所谓的“成功案例”,来树立个人崇拜,树立教主形象,使患者丧失起码的判断和理性。就以萧宏慈为例,微博就是他的据点,在微博上大肆指导病人进行拍打疗法,宣传错误有害的医疗方式。对这种行为,是要打着“保护言论自由”的旗号进行维护,还是应该考虑其危害性而予以封禁?

从法律层面来看,2008年,最高法出台的《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四条规定,实施非法行医犯罪,同时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诈骗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这表明非法行医犯罪常常和这几类犯罪同时出现。如果非法行医罪难以认定,可以考虑用其他罪名起诉“神医”们,比如诈骗罪。

 

如果萧宏慈早一点被认定为非法行医,悲剧或许可以尽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