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5-01 10:39 的文章

郑州人民公园“尬舞”被叫停,到底尴尬了谁

尬舞刚刚走红,却因“直播盈利”和“破坏公园秩序”被叫停

郑州人民公园尬舞的爆红,得益于网络直播。今年2月,园内几位大叔大妈自创的“逆天摇摆抽筋舞”突然引爆网络,视频两天内点击量超过千万。2月24日,当地媒体联合对尬舞的直播,更是吸引了200多万网友点击互动。

原本默默无闻的人民公园尬舞者,瞬间成了“尬舞天团”。不仅国内舞友纷纷前来拜师学艺,还有国外的专业舞者来郑州和他们切磋技艺。4月初,《乡村爱情》赵四的扮演者刘小光也曾来到郑州为尬舞团捧场,临走前还关照遇到什么事情,“四哥无条件帮助你们”。

郑州魔性“尬舞”再被叫停 “赵四”刘小光曾亲自捧场

尬舞者出了名,褒贬也滚滚而来。有人赞他们是“自由的舞者”,也有人骂他们“以丑态搏出位”,这些都在他们意料之中。让他们意外的是,红了不到两个月的尬舞,迅速被公园叫停。

罗永浩曾在微博表示,(尬舞)“看上去生理不适……但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要禁止”。园方显然比老罗“深谋远虑”。郑州人民公园办公室主任郜勇表示叫停尬舞的原因有三:1、跳尬舞的人多,并且围观的人更多,践踏花草草坪;2、人群密集,有不轨的人趁机偷盗,还有摩擦、吵架等一些治安案件;3、有人现场搞网络直播盈利。

总之,在园方看来,尬舞增加了自己的管理负担,还在搞经营性活动,叫停尬舞理所应当。

人民公园内禁止网络直播的警示牌人民公园内禁止网络直播的警示牌

但在尬舞火爆之时,园方可不是这么说的

园方的表态,点赞者不少——公园禁止营利性行为很对,为了维护秩序,禁止尬舞也是无奈之举。

2013年,住房城乡建设部确实发布过相关通知,明确公园是公共资源,要确保公园姓“公”,严禁任何与公园公益性及服务游人宗旨相违背的经营行为。跟能在公园内建会所,高档茶楼的公园管理方不同, 普通人能在公园搞的营利性行为,一般是摆摊设点。

不过,进行直播和摆摊设点恐怕不一样。尬舞者来公园的目的是为了健身,不是为了赚钱,直播健身过程,并不多占用公共资源。更重要的是,网络打赏是被视作赠予行为,还是被视为著作权人的劳动所得,还没有明确的界定;获得的钱款如何划分性质,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现在园方直接将直播当成是营利性活动,无疑是越俎代庖了。

不可否认,尬舞会引来一些围观群众,给园方造成一定的压力。园方也有权采取措施消除隐患。但需要注意的是,园方不仅有管理之权,还有服务之责。

从图片可以看出,尬舞圣地人民公园莲花池广场面积不小,容得下几百围观群众从图片可以看出,尬舞圣地人民公园莲花池广场面积不小,容得下几百围观群众

实际上,在尬舞火爆之时,从园方的表态中,并没有看出它承受了多少压力。在《郑州晚报》(2月25日)报道中,那位郜勇主任表示,目前为止公园并未有违法情况发生,对跳舞所用音响的噪声问题,投诉并不集中,舞者因场地问题出现的矛盾也仅限于语言冲突,但还处于和谐相处局面。

不仅如此,园方还表示增加了巡逻车辆,不会随意干涉这种群众自发的健身运动(当时尬舞直播已经非常火热),并没有提这是一种经营性行为。

现在尬舞无处容身,恐怕还是认为它“低俗”的观点占了上风

现在,尬舞却很可能无处安身。据《新京报》报道,尬舞天团离开人民公园后,辗转紫荆山公园、紫荆山立交桥附近小公园、金水河河岸公园、人民路与太康路三角公园,每到一个地方,都被相关部门劝离。他们被劝离的原因,和人民公园类似:扰民、涉嫌商业行为,践踏公共绿地。

尬舞者也在努力迎合相关部门的规定,如4月26日,一些尬舞者一边跳舞,一边提醒围观的人群注意安全、别踩草坪,还提醒舞伴不要开直播了,但他们还是被劝离了公园。尬舞处境如此悲惨,可能是尬舞被当作“低俗”文化了。

虽然各方都避免使用“低俗文化”一词,但在谈到为何叫停尬舞时,人民公园总支书记王奕楠表示,除了尬舞直播营利和增加园方管理压力外,还因为“郑州市人民公园是河南省命名的首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示范基地,我们还是想通过公园的环境宣扬一些正能量。”而河南法制报则明确表示,尬舞动作低俗,可能给社会风气带来不良影响,应当受到法律的规制和约束。

本来在一个世俗的社会,“俗”是无可回避的存在。“俗”到何种程度才算低俗,没有标准可依。然而,过去我国却非常流行找出一种低俗文化。1980年,公安部、文化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取缔营业性舞会和公共场所自发舞会的通知》,要求“公园、广场、饭馆、街巷等公共场所,禁止聚众跳交际舞”。禁止的原因有二:1、有些人舞姿低级庸俗,丑态百出,伤风败俗。2、带来不少治安问题,如流氓打架斗殴、猥亵侮辱妇女、偷窃财物和挤死……直到1987年,在时任文化部长王蒙的推动下,交际舞才开始解禁,不再被看做低俗文化。

现在,虽然没有法律明确禁止尬舞,但一旦它被看作是“低俗文化”,依然会成为有关部门积极封杀的对象。其他的广场舞团体也可能扰民、涉嫌商业活动、践踏绿地,但没有一家的待遇是这样的——“在市区是跳不成了,除非他们跑到黄河滩上去跳”。

诺大的城市,容不下一群尬舞者?

尬舞,对旁观者来说,是“二百舞”“抽筋舞”,但对有的尬舞者来说,却是生活的全部,在舞蹈中,他们发泄了情绪,锻炼了身体,结识了朋友,有了存在感。

大众似乎并不理解尬舞对这些老人的重要。一般来说,地方粗暴叫停某事,很容易激起反对之声。而这次公园叫停尬舞,很多人却很认同。在某门户网站的调查中,有64%认为“尬舞舞姿不雅,该被叫停。”

很多人认为,尬舞者像小丑一样跳,观众只是在审丑。实际上,“恶趣味”不是尬舞火爆的全部原因,在媒体的报道中,很多人表示自己喜欢尬舞,是欣赏尬舞者的自由自在,以及舞蹈带给自己的快乐。

一些评论者认为,尬舞者若要放松,大可去迪厅跳舞,这样谁也尴尬不了谁,老人赏赏花、溜溜弯、跳跳轻松愉悦的广场舞,才是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要知道每个老人都是不一样的人,喜欢跳尬舞的老人,根本就不愿意跳规规矩矩的广场舞,这些人中,有人也许没什么钱,没法天天去迪厅。一个好的城市应该是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和文化选择,而不是为每个人设定一个标准,只提倡一种“高雅”的文化。

 

曾有媒体这样报道叫停尬舞后的人民公园,“如今的人民公园,已是风平浪静,鸟语花香,恢复到往日宁静的秩序”。公园是宁静了,但那群充满活力的老人却无处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