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3-13 13:29 的文章

“你穷你有理”的鄙穷心态

道路是公共的,但道路对有钱人更公共

去年4月,快递小哥被京B车主连扇耳光的事件曾引发轩然大波,表面看,那是道路上的大型动物(汽车)对小型动物(电动车)的欺凌,往根上讲,仍是富人对穷人的鄙视和碾压——尤其体现在心理优势上。

这类“鄙穷”在网络上很容易受到压制,类似于中国故事套路中的恶霸欺压小民,心理的天平倾斜得太厉害了,所以纠偏也很容易。影响虽然巨大,但并不深远。最隐蔽最深远也危害最大的是一般公共生活中、没有明确是非情况下的鄙穷,比如当穷人富人被置于公共道路的时候,人心的天平往往失重,从而昏乱心智。

专栏作家刘远举最近在微博上说:“(上海)徐汇裕德路,快递小哥撞了一辆迈巴赫。车好像没大损失,但你懂的,这样的车,擦一下也不便宜,要赔2000块。快递小哥掏出一大把零钱,很可怜的样子。电瓶车平时横冲直撞这个就不多说了。道路是公共的,事故是大概率的,那么,你炫富,我买单是不是不合理呢?你穿一件30万的衣服挤地铁,这是不是碰瓷?”

刘远举的微博引来热议刘远举的微博引来热议

这条微博引发激烈争论。豪车车主向快递小哥索赔区区2000元,戏剧冲突很强烈,“炫富”、“碰瓷”,这些词也都足以撩拨人们敏感的神经。

严格讲,这则交通事故涉及到碰瓷的定性是否成立,路权的分配问题,以及连带的保险赔偿责任和保险业潜规则等等,都值得深入讨论。豪车主观碰瓷的概率极低,但豪车被撞适当索赔也情有可原,但何为“适当”,大有文章。与豪车相撞后赔不起的情况比比皆是,这种判赔金额对豪车来讲是适当的,对另一方来讲是适当的吗?豪车被撞损失大,穷人赔不起也委屈,实属双输局面。何以破局?买保险固然是极好的缓冲带,但给豪车买保险异常困难,豪车维修成本太高,保险公司对豪车投保非常谨慎,唯恐做亏本生意,可车子总是要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保险的问题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比如美国有的地方有“无保险和保险不足驾驶人保险”(参见《平民车撞劳斯莱斯:岂能遗忘保险公司责任》),但目前来看光靠商业破不了局。要解决穷人撞豪车问题,恐怕需要在公共政策方面重新划定路权或者进行全新的解读。刘远举在那条微博上链接的文章就提供了一种解读,认为“豪车事故的赔偿,不是一个单纯的私有财产保护问题,而是在道路这样一个更具体的环境中,财产保护,合理预见的义务的分担问题”。

总而言之,“快递小哥撞迈巴赫”体现了这么一个现状——道路是公共的,但道路对有钱人似乎更公共。同样都是车,富人的豪车,在交通工具的属性之外,其财产属性在法律面前得到了顶格保护,而穷人的电动车仅仅只是一个非财产化的交通工具。豪车的财产属性与工具属性的配比应当怎样划定?这是很有现代感的一个问题。

“撞豪车赔不起”的网络讨论不少“撞豪车赔不起”的网络讨论不少

本来可以由此进入更有建设性的公共讨论,不过很遗憾,这似乎并不是一些网民所关心的。在这场无道德过错的穷人与富人冲突中,他们最敏感也最兴奋的,是飞快地把自己划入富人的行列,基于事故责任作出终审终决,进而对认为“赔得太多”的穷人饱施鄙夷——

“迈巴赫刮一下才2000?即使是侧边门刮一道也要一万多好吗?……快递小哥违章刮了车赔钱是应该的,因为你穷就可以理所当然免去赔偿吗?你赔偿是本分,车主同情小哥不要赔偿是情分,两码事。”

“简而言之一句话:你穷你有理?我钱多买好东西享受生活有什么错?车不在路上开难道去天上?别人不遵守规则撞了我的车,我还成碰瓷的了?”

“你撞了豪车赔不上是社会分配的问题,这种问题你除了要反省自己创造的价值有没有人家多以外,想赖就去赖社会,人家迈巴赫车主没有义务为你的贫穷和社会分配差距买单。”

在“老虎伤人”系列争议当中,也有类似现象,“逃票”被贴上“不守规则的穷人”标签,钉死在野生动物园的耻辱柱上。

鄙穷:“伪中产”窝里斗的网络样本

有些人指责“不守规则的穷人”,其实重点未必是规则,而是对穷人的厌恶。厌恶穷人的不一定是富人,却很像富人。在社交平台,怼穷人就像一种网络行为艺术,参与者们纷纷自嗨于成为“想象的富人”。

近几年,社交平台悄然流行“你弱你有理”式的鄙穷心态(参见《陈词新说:你弱你有理》),这既是贫富分化的写照,也暴露出经济发展过程中无法避免的观念战争,这“战争”集中在富人穷人的关系问题上,且呈白热化状态。

鄙穷,在社交媒体平台成为一股暗潮。鄙穷者把对自身的种种不满,外推给发泄对象,以为消灭了对方就能治好自己的贫穷。

在“想象富人”的自嗨过程中,最大的道具就是中产和房子。中产是踩踏穷人的第一个阶梯。怎样才算中产?在房价连年飞涨的时代,有房有车是最基本的指标。有房有车就称得上中产吗?当然不是,中产不仅是一个经济指标,更是一个文明教养和政治参与的指标。但这不妨碍一部分中国买房者简单粗暴地宣告自己是中产,哪怕即便依据经济指标,在有些地区拥有一套房的房奴仍是“伪中产”。房产是包裹“伪中产”那疲软身躯的最坚硬的贝壳。

中产是踩踏穷人的第一个阶梯中产是踩踏穷人的第一个阶梯

古今中外,真的中产和富人往往并不“鄙穷”,他们反而是文明和教养的传承者,反而是身为穷人的伪中产,是怼穷的主力。在快递撞豪车的案例中,这样的看法很有市场:“这和车多少钱没关系,跟送外卖的穷不穷也没关系,只看责任是谁。穷就可以不承担责任?有钱就该为别人的过错买单?”前文引述的那些话,也基本是这个逻辑。

这些看法猛一看挺有道理,但经不起更进一步的推敲。比如,当前形势下,赔偿金额与车是多少钱还真有关系,这就豪车作为交通工具其财产属性被过分强调导致的后果。豪车的财产属性被过分强调到什么地步?如果后车失控,遇到一辆价格过千万的豪车和行人,当前形势下司机似乎是撞行人更划算,因为撞死行人赔付的反而可能比撞豪车少。这依然是公共空间当中的鄙穷现实——财产甚至已高于人命。至于快递小哥,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岂能全是他自己的责任?快递公司甩手不管,让快递员自行承担,显属员工权益受损,板子应该打在公司身上。何至于非得喊一句“你弱你有理?”“你穷你有理?”

“贫而乐,富而好礼”

《论语》里面有一段话讲得非常好。“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贫而乐、富而好礼”,是孔子对穷人和富人的期许。孔夫子既不会赞同穷富两个阶层搞对立,也不会赞同穷人怼穷人搞窝里斗,他希望每个阶层都能面对现实做自己。

鄙穷是“伪中产”在艰难上升道路中摆的一个大pose,对内是自我抚慰,对外是炫耀式的自况,它用一种粗暴的方式完成了对中产的粗糙想象。它有积极的一面,那就是改变现实的迫切愿望,但其消极意义更大,鄙穷让“伪中产”无法正视自己的现实,让改变变得更加困难。

 

鄙穷,是“伪中产”的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