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7-01-21 11:16 的文章

被家教多次强奸,17岁少女如何逃离魔爪?

这次的教师性侵案件有一定特殊性,女孩和家长的反应十分重要

师源性侵害,是指教师对未成年学生实施的性侵害行为。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常发生在校园。应对性措施一般是针对学校,比如可以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的规定,建立强制性的报告制度。不管是“校长、教师、职员或工友”,只要知悉服务学校发生“疑似”校园性侵害或性骚扰事件,应向学校及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通报。如果他们没能及时通报,将会被罚款。如果事情再发生,他们将会被辞退。

然而,这次首师大老师性侵女学生的事件,有其特殊性。它发生的地点不在学校,而是在施害者的家里,隐蔽性很强(这位禽兽老师胆大包天敢在受害者家里也进行性侵猥亵,这是后话)。当事人不说,指望旁人发现,基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学校的制度已经无法起到保护作用了。女孩开始还只是面对猥亵,是否有应对的能力,以及女孩父母的警惕性、对孩子的异常反应是否能够及时察觉并搞明白原因,成了女孩能否逃离魔爪的关键。

然而,很遗憾,无论是女孩还是家长,在这起事件中,表现得都不合格。女孩非常悲惨地陷入了长达一年多的被猥亵乃至强奸的局面。

本次性侵事件让人发指本次性侵事件让人发指

被猥亵强奸了,为什么不告诉父母

根据新闻描述,这位被多次猥亵强奸的女生没有明说,一直在暗示自己的父母,让他们换老师,可父母一直没有领会意思。直到女生求他们在房间里安监控,他们看了录像才明白真相。沉默的受害者,愚钝的父母亲,往往是此类案件的标配。据报道,有其他学生表示,这位色狼老师在学校里也有耍流氓的习惯,喜欢在办公室对女生动手动脚,摸手拍大腿。而大多数同学并没有选择声张,而是隐忍,只是派班上的男生替自己去问问题。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比如“安徽潜山一小学校长性侵案”,受侵害的9个孩子,大多数孩子遭性侵后选择沉默。这其实是对犯罪分子的纵容,这是因为这样的沉默,使得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的时间一般都很长,60%的案件犯罪持续时间都在2年以上。江苏永阳镇小学教师施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犯罪行为持续6年,安徽余井天明小学校长杨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犯罪时间长达12年。

这时候的沉默,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个是与父母性交流不足,有项调查显示,我国青少年性知识最多来源于书,杂志,宣传单。来自父母的加起来只有4%,遇到性问题时,不到10%的人会去问父母,绝大多数人选择“闷在心里”。对于这个问题,平时没什么事儿都不好意思说,更何况出了被人猥亵性侵这么让人痛苦的事。

反观国外,很多家长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反复告诉他们,被人摸得不舒服不是自己的错,应该学会说不,立即躲开并告诉可以信任的人。在积极主动的交流下,大多数孩子愿意和家长讨论“性”。据美国Kaiser家庭基金会对15到17岁的青少年的调查,41%的青少年曾跟其父母讨论什么时候可以发生性关系,43%的青少年曾跟父母谈起怎样与男朋友或女朋友谈有关性健康的问题,52%的青少年与父母谈过避孕套,56%的青少年与父母谈过艾滋病。

第二个原因是对侵犯者的恐惧,性侵者为了防止事情败露,都会在性侵过后恐吓受害者,让受害者不要把事情声张出去。这次性侵少女的禽兽老师就曾对其说了很多威胁性话语——“当时邹某还恐吓孩子不能讲,否则让她无法在学校上学,而且说孩子上、下学骑车路线他知道,还说自己开车,让孩子自己看着办。”

应该说这一层忧虑是真实存在的,不仅是因为涉事未深的女孩无法评估这种威胁有多大,还因为确实有很多性侵犯施害者没有被绳之以法。要想打消这层顾虑,宣传疏导是一方面,对性侵害未成年者施行更加严厉、更有阻吓性的制裁(比如化学阉割)也是一方面,而且最重要是不能让任何施害者逍遥法外。

第三个原因,是二次伤害的问题。作家唐映红在文章《被熟人强奸,姑娘你为何不说?》中说过:“一些性质恶劣的熟人强奸使受害人因为顾及到人情世故,社交网络,职场发展、家庭稳定、个人名声,而屈辱地承受和忍受遭遇的侵害。”未成年人也许没有职业生涯和复杂的人际关系需要保护,但是仍然可能会因为案情的披露而遭受他人异样的眼光,身心受损,因此不敢把事情说出来。

针对这种情况,可以借鉴香港的方法,对于未成年人的性侵案件,多专业多机构共同合作,一站式调查取证,家居环境下调查访问,不用出庭。并有社会福利署社工,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士陪伴,全程尽量低调快速处理,避免二次伤害。重要的是,要向未成年人宣传,大人们会这么进行处理,受害者才会勇敢说出自己的遭遇。

让未成年人勇于对抗性侵害,需要更充分的性教育

面对性骚扰,未成年的女性应该怎样做?这类东西在中国长期没人好好教。根据《中小学健康教育纲要》规定,中小学应该以体育和健康课程为依托,对学生进行性教育。然而,很多老师都表示,由于没有配发相关教材,所以不知道要讲什么。根据《儿童防性侵教育及性侵儿童案件统计报告》的数据,394名教师中,49.7%从没有过开展性教育,开展过三次以上性教育的老师仅占总数的四分之一。

老师不上心,家长也不给力。据浙江省杭州市对中小学家庭性教育调查结果显示,34.65%的家长认为在家庭中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可有可无或没必要,33.2%的家长持“无师自通论”,7.33%得家长认为和孩子谈性,羞于启齿。据论文《美国家庭性教育的启示》,85%的家长自称从未对孩子进行过性教育,92.4%的父母自称在过去的一年中从来没有跟孩子探讨过,在性行为中,哪些行为是对的,那些是错的。很多孩子的性知识几乎空白,一位受害学生曾在向家长描述老师对他的性侵害时说:“我以为在做俯卧撑”。这种性教育、性启蒙的缺失在中国是持续了很久的现象,作家徐坤曾写过一部自传体女性成长小说,提到一位女孩在文革中当了老师下乡后,某次在厕所中才明白了水浒传中武松称“招安,招安,招甚鸟安”的“鸟”字是什么意思,非常羞愧自己曾经还四处纠正别人的发音。

在这方面,国外合适的经验很值得借鉴。在美国,家长们都会在家里放一些简单易懂的与性教育有关的书籍,时不时地拿出来与孩子一起阅读,掌握与孩子年龄对应的两性知识。比如,有本书叫《从尿布到约会》,书的内容详实通俗,明确指出,孩子五到六个月时,应当认识身体部位,小学低年级时了解一些性行为与爱情的相关知识,高年级时要做好迎接“青春期”的准备。

 美国家庭很重视性教育美国家庭很重视性教育

学校方面,美国也做得很到位。从学龄前到中学,都有相应的性教育课程和预防性侵的教育项目,如“谈谈抚摸项目”。该项目的目的在于教会孩子如何在可能出现虐待或猥亵行为的环境下保证自己的安全。其课程覆盖了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之间的学段,包括15个内容,每课30分钟。有专用的教师指导用书和课程卡片等教学工具。教学内容十分具体直白易懂。如:教育孩子要及时对让他们感到不适的抚摸说不,并引导儿童学习技术和语言,帮助他们拒绝不想要的抚摸。

而据报道,那位首师大的老师邹某,一开始试图威胁该女生时,只是小打小闹。如果这位女生受过完整的性教育,比如“谈谈抚摸项目”,就能拥有保护自己的基本技能,明确知道邹某这是想伤害自己,就可以将邹某的猥亵意图扼杀在小打小闹中。根据论文《中小学校园师源性侵害犯罪罪前情境及预防》,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性侵害案件中,潜在被害人通过抵抗和明白无误的拒绝表示,有效的打消了潜在的强奸犯罪意图,阻止了强奸犯罪的发生。第一时间说不,真的很重要。然而,有相当一部分未成年人并不掌握这个技能。

对老师要有基本的警惕

对老师要有最起码的尊重,但也要有最基本的警惕。

在这起事件中,这位女生的父母表现得太过大意了。认为老师就一定不会干性侵未成年少女这样的事情。事实上这种说法错得很离谱。性侵少女的人里,最多的就是老师。2014年,由“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发布的《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显示,2013年被媒体曝光的125起未成年人性侵案件中,教师是曝光最多的犯案群体,有33起,并且,还有十起,是校长作案。

所以,这次受害者的家长,居然因为这位老师是所谓名校出来的,就感到放心,甚至让孩子去到异性老师的家中去接受辅导,可以说天真到不能再天真。而17岁的女孩,其实也理当一开始就提出这方面的担心才对。家长就算再怎么觉得这是小概率事件,也应该确保从一开始就有办法对此进行监控,留心老师是否有不正常的举动。这次事件,也算给广大未成年人和家长提了个醒。

 

师源性侵害多发于农村偏远,教育普及程度不够高的地区,而这次在北京海淀,教育资源集中度如此之高,家长、学生素质也相对较好的地方,也发生了这种事情,令人震惊。我国的孩子、家长、学校应对禽兽教师的能力真的应该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