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6-11-04 09:15 的文章

治理卵子买卖黑市,靠严打?不如放开有偿捐献

从个人层面看,“卖卵伤身”不是危言耸听

在卵子交易相关新闻中,批评卖卵者为赚钱,罔顾身体健康的评论,并不罕见。实际上,“卖卵伤身”也并非虚言。

要了解卖卵子对身体的危害,先要清楚取卵的主要步骤:1、先使用促排卵药物让女性能一次排出多个卵子,2、取出这些成熟的卵细胞。而在这两个过程中,女性都会面临健康风险。

取出卵子,一般是在B超引导下进行,用针刺穿阴道壁,刺入卵巢,将卵子从卵泡中吸出来。B超不是万能的,手术可能伤及子宫、膀胱、及其他卵巢周围的盆腔结构等,还可能造成卵巢急性损伤、出血、感染、甚至不孕。美国卵子捐献网站指出,此类并发症的发生率在1‰-2‰。

取卵示意图取卵示意图

注射排卵药物,不可避免地带有疼痛(甚至是出血)的症状,这些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OHSS),它是使用促排卵药物后引发的一种疾病,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腹胀、卵巢增大、胸腹水,严重时出现电解质紊乱、血液浓缩以及肾功能损害等,可危及患者生命。国外学者发现,OHSS的发生率为3%-8%,中度和重度OHSS的发生率分别为3%-6%和0. 1%-2%。

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不断进步,已经有很多的方法和药物可用于OHSS的预防和治疗,正规医疗机构完成促排卵、取卵后都会对患者进行观察、对症处理,以确保安全性。患者(包括合法捐献者)面临的健康风险越来越小。这也是为何冷冻卵子技术(取卵过程相同)越来越流行的原因。

目前,治疗和预防OHSS的方法和药物越来越多目前,治疗和预防OHSS的方法和药物越来越多

然而,卖卵属黑市交易,促排卵、取卵多在非正规医疗机构进行。这些机构自己调配、注射促排卵药物,卖卵者用药安全无保证;为赚钱,中介常一次大量取卵,也危及卖卵者生命安全。实际上,随着近几年地下试管婴儿黑中介活跃,很多医院收治的因掠夺式取卵,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患者已呈增加趋势。

从更大的层面看,买卖卵子违反法律,也面临伦理和道德难题

卖卵不仅危及健康,还是违法行为。2001年,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具体到卵子,2003年的《人类生殖技术辅助规范》明确规定,“赠卵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

卵子买卖涉及的伦理和道德问题更为复杂。有学者指出,卵子是生命的源头,卵子成为可以交易的商品,不仅是对生命的尊严和价值的伤害,还会带来生物学父母和社会学父母的伦理冲突。

在一些人眼中,卵子是人体的一部分,不能被当作商品在一些人眼中,卵子是人体的一部分,不能被当作商品

现实中,买卖卵子在黑市中进行,卵子去向不明。一个人的卵子可能被卖给很多人,可能导致不知情的亲缘婚配,产生遗传学的风险。卵子的价格也因供卵女性的学历、相貌、身高等差异分为不同价位,这容易导致人们对优良基因的刻意追求,违背生命的自然规律,不利于人类基因的多样性。

还有学者认为,卵子买卖违背了卵子捐赠以及辅助生殖的利他主义价值观,穷人等弱势群体会沦为富人的卵子提供者,他们可能被诱使不断用药物刺激身体排卵,出售卵子,身体健康受损。

法律禁止本为保护女性,现实却是把买卖双方都推向更坏的境地

从过去卫生部门的表态看,中国禁止卵子买卖,既想防止代孕技术滥用,也有伦理和保护女性的考虑,对卵子黑市交易,相关部门也很多查处的案例。然而,一刀切式禁令,不仅没有消灭卵子黑市,还买卖双方的权益无从保障。

有数据显示,中国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需要辅助生殖助孕的育龄妇女约有300万左右。国人对卵子的需求强烈,合法的卵子供给却少得可怜。中国对捐卵限制严格,《人类生殖技术辅助规范》规定,“赠卵只限于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这意味着合法的捐献者必须满足三个条件:1、是需要做试管婴儿的女性;2、完成治疗还要有剩余的卵子;3、同意捐献。

规定如此严苛,需要卵子者合法获得卵子的难度,跟中彩票差不多。现实中,有的医院甚至从未出现过类似案例。

供求失衡,法律严禁,于是卵子交易转入黑市。在黑市中,卖卵者之弱势,从一个故事可以管窥。今年10月,家住广州的小美(化名)听信了朋友的话,结识了一个卖卵团伙。小美称,在没有经过相关妇科检查的情况下,该团伙就开着面包车载她到不同的诊所打促排卵针,最后进行取卵手术,“面包车窗户都拉了窗帘,看不出是哪里。”

类似的“捐卵”小广告,在网络和现实中并不少见类似的“捐卵”小广告,在网络和现实中并不少见

取卵当天,她一共被取出21个卵子。取卵后,小美的身体不适,被该团伙带到一家诊所,打消炎药和白蛋白。随着不适加剧,最终她被送进医院。小美的诊断结果为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一度被下了病危通知书,进过抢救才转危为安,此时卖卵团伙却不知所踪。

对卖卵者来说,注射排卵液不规范、掠夺式取卵等行为,很可能危及生命健康,而由此带来的身体损害,则无人赔偿。

对于需要卵子的夫妇来说,他们的权益也无法保障。在台湾,捐精捐卵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和体检,据台湾医生介绍,经过层层筛选,符合条件的捐精捐卵者只有三分之一。如果国内的黑中介忽视、甚至不做妇科检查,卵子的质量根本无法保证。购卵夫妇在黑市上花费巨资购买的卵子,很可能无法实现他们的生下一个健康宝宝的愿望。

虽没有完美的解决办法,但尝试允许有偿捐赠,好过无所作为

卵子买卖涉及的伦理和道德争议,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有结论。不过,这并不等于想得到卵子的夫妇,只能苦苦等待。

因为在卵子无偿捐赠和卵子买卖之间,还有一条中间道路——卵子有偿捐献。美国是卵子有偿捐赠大国,相关法律最为宽松。2007年,美国生殖学会的伦理委员会曾出台了一个捐卵的指导价——一般情况下,不超过5000美元;有“正当理由”,价格可以更高,但不应超过10000美元。

不过,这样一个非强制性的指导价,还被捐卵者以触犯反托拉斯法,违反自由市场原则告上法庭。今年2月,美国生殖学会与起诉者达成和解,表示愿意删除关于捐卵补偿金额的一些限制。这在事实上和允许卵子买卖的差别已经不大。当然,卵子合法捐献是否该如此宽松,在美国也有争议。

像美国管制这么宽松的国家很少见,大多数国家依然禁止卵子买卖,但对卵子有偿捐献,各国总的发展趋势是由保守到开放,通过放宽标准、补偿捐卵者等手段,尝试在不违反伦理和女性权益的情况下,解决卵子短缺。

韩国于2005年曾通过法律,规定禁止出售卵子,只允许免费捐赠。在2008年,韩国政府对法令进行修正,认可了接受方为捐赠方支付一些在捐卵过程中所必然要发生的费用。

英国也曾只允许免费捐赠卵子,结果国内卵子捐献严重不足,很多不孕不育夫妇只好通过“生育旅行”去国外寻找卵子。一些国外的诊所会为了提高受孕率无视安全准则,在受孕者的子宫里植入多个胚胎。这固然会提高孕育多胞胎的几率,但也严重威胁母亲及胎儿的生命安全。于是,在2012年,英国对相关法律进行了修正,允许医院付给卵子捐赠者750英镑,以鼓励本国女性捐赠卵子。

英国人嘉玛和她两个孩子的新床,床的资金来自卵子捐献补偿。既能得到钱,还能帮助别人,嘉玛很高兴英国人嘉玛和她两个孩子的新床,床的资金来自卵子捐献补偿。既能得到钱,还能帮助别人,嘉玛很高兴

台湾卵子合法捐献的“价格”还更高些。台湾《人工生殖法》规定,每人一生原则上仅能捐赠一次精卵,最长可冷冻十年,仅能提供一名不孕者使用,若失败就必须销毁精卵,捐赠精子可获五千至八千元的营养费、捐卵则是九万九千元(接近人民币2万元),连同人工生殖费用约二十五万至三十万元,全由不孕患者负担。

或许有人会义正言辞地质疑,这跟黑市卖卵有啥区别?当然有区别。有偿捐赠合法,可以让正规的医疗机构参与获取卵子,捐卵者更安全。同时,卵子捐赠的程序、捐赠者检测、捐卵者卵子的使用次数等重要事项,也置于相关部门的监管之下。

更重要的是,一个较高的捐赠价格会压缩黑市的生存空间,降低卵子供需双方的成本。因为即使比黑市的价格低些,捐(卖)卵者选择合法途径捐卵的意愿也很强(手术过程更正规,权益更有保障)。需要卵子的夫妇,直接去正规医院就可以,还不用对卵子质量提心吊胆,各方共赢。实际上,目前台湾已成为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生育旅行”的目的地——合理的卵子捐赠价格,不仅能帮自己,还造福其他人。

在世界各国都在想尽办法增加卵子供给的时候,中国大陆地区却依然沿用十几年前制定的生殖技术规定,死死地扎紧合法捐赠的口袋,面对不孕不育夫妇的期望,无所作为。

 

一禁了之,不只是有偿捐卵的遭遇,在单身女性冻卵、代孕妈妈等辅助生殖问题上,一再上演。结果,不仅禁不住,各方的处境还更加恶化。这不禁让人疑惑,相关部门到底是严谨认真,弘扬卵子捐献的“人道主义精神”,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承担辅助生殖技术的监管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