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话题 2016-11-03 10:22 的文章

超1300家上市企业炒房:虚火太旺伤实体

接近一半的上市企业都在炒房,他们虽然基本上炒的是商住房、写字楼,可也助攻了房价

超过1300家的上市企业,如果知道沪深上市企业加起来不到3000家的话,那么,这个数字就不光是很多,而是惊人了。

这些企业怎么炒房呢?一般都集中在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例如,前些日子,南京普天通信股份有限公司(*ST宁通B)连年亏损,面临着退市了,于是决定卖了2004年来北京发展时购入的两套学区房,评估值高达2272.62万元,较2004年购入时增值逾16倍。这个典故有个名字,叫“卖房保壳”。

当然,对于大部分的企业来说,现有政策是限制它们买卖普通住宅的。所以商住房、写字楼等商业地产是主力。所谓的商住房,说白了就是在商业用地上建造的公寓住宅。产权期短、水电费高、没有落户的希望,这些缺点让商住房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然而,随着普通商品房的稀缺和限购,商住房却在房地产交易市场上从配角一跃成为了主角,如下图——

北京商住房的交易量今年爆发式增长北京商住房的交易量今年爆发式增长

这其中当然也免不了一些炒作,例如市场上好几次放风声说商住房也要限购了,吹风一次,成交量就大涨一次。而不同的房产分析人士都认为,这其实也带动了周边普通民用住宅的涨价。

如此庞大的上市企业炒房数量,说明房地产成为吸收资金的“黑洞”

如专题一开始说明的,普通企业也炒房,这是不一般的。因为房地产和他们的主营业务毫无关系,说明他们拿着钱并不想投在生产经营上,而为了不亏本又或者为了把在实体经济上亏的钱给弥补过来,他们也进入了火热的房地产市场。这就造成了“脱实向虚”现象。有数据为证,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楼疯”众生相》——“今年上半年,上海民营企业完成房地产投资576.97亿元,同比增长8.7%,虽然随着泡沫和风险的加剧,增速已较去年回落了8.9个百分点,但民企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中的占比接近80%。与此同时,上半年上海民企的工业投资却同比暴跌了18.6%。”“国务院督查组曾调研称,今年1—4月,北京有80%的民间投资投向房地产,方向和结构也非常单一。”

上海、北京的情况是全国的缩影。今年以来,在经济领域,一个显著的现象是民间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上失速,如下图——

来自国家统计局《2016年1-9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来自国家统计局《2016年1-9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

实体经济不振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而有些国有企业在其中又起到了坏的“领头羊”效应,得加以遏制

民资流向炒房,最主要的原因是逐利,而仔细分析起来,会发现,一些国有企业在其中的挤占效应和坏的带头效应是明显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平稳的,而民资失速,自然,国资的增长是稳定的。为了研究民资失速这个课题,国务院曾经专门派出了九路督察组奔赴全国各地摸底。结果,有的老板反映,手握数亿却投不出去。原来,在一些好的实体投资行业里,门槛对于民资来说很高,他们投不进去。例如,重庆一位环保企业负责人向督查组坦言,现在民间投资面临最大的困惑是缺乏公平待遇。虽说市场需求不足也是重要因素,但并非所有行业都不挣钱,比如不少医药、文化、环保企业效益都不错,在国家政策引导下也想扩大投资,但屡遭“白眼”频“碰壁”,影响了投资动力。

污水处理等公用事业一般都有财政配套支持资金,但是民资很难分一杯羹污水处理等公用事业一般都有财政配套支持资金,但是民资很难分一杯羹

好的实体经济投资机会国资占优,也并不代表国有上市企业不炒房。国有大企业往往能够得到更多的融资机会,而多余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机会当然更大。例如在卖学区房保壳的新闻引起轰动后,中国宁波网梳理了本地上市企业的房地产投资,排在第一的宁波富达就是一家国资控股的公司。

除了炒房之外,更不能忘记,国资在房地产市场的风起云涌,今年还产生过“央企地王”现象——金融央企和怕被并购的水电系地产央企都豪爽买地,在创造了一个个纪录的同时,也顺手抬高了房产的热度,让在实业赚不到钱的民企老板们何其心痒。后者投资房产并非不理性或者头脑发热,相反,是十分自然的。如,一位挂牌公司老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感慨——2014年年底为了扩大经营,在深圳买了一个厂房,没想到两年不到的时间,房价翻了一倍。“比我们干实业赚的多多了,干实业一年下来能有10%的净利润已经不错了。”(见报道《542家新三板公司涉投资性房产128亿 5个月增21起购置》)

难怪,人大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在10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及,“多年以前我就提出批评,为什么国有大型企业集团什么都能让它干,今天很多大型企业,你不知道它主业是干什么的,银行有、信托有、证券有、房地产有。上市公司融到资之后,应该是做大主业,它不,它去控股银行,控股证券公司,收购金融机构,买理财产品,这是我们监管的极大失策。”因此,加强对国资的监管,破除其对民资的挤占效应,是降虚火的途径之一。

除此之外,降虚火,振兴实体经济,需要降低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成本

大家不把钱投在实业,是有很多理由的,最根本的当然是实业赚不到钱,而房地产的钱看上去又十分好赚。虚火过旺自然不健康。10月28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防止大量的资金“脱实向虚”,便得保住实体经济的吸引力。而除了破除国资的挤占效应之外,加强对其监管外,还得给大家降低成本。“搞实体经济的,辛苦招来工人、买来机器、生产经营下来,却不赚钱,远不如炒房收益来得‘短平快’。我在南京的几个朋友把厂子卖掉,旧厂房的地皮就抵得上原来厂房的利润,大家都炒房去了。”这是江苏省财政厅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李豫平的感慨。这段话出自21世纪经济报道的《破解实体不赚钱企业忙“炒房” 财科院支招“降成本”》一文。财科院收回了四大地区7867份的有效企业问卷,吓一跳——“企业平均产值效益率从2013年的0.47%,下降到2014年的0.27%,2015年进一步下降到—4.28%。再如,企业总成本费用占收入比重在2013—2015年均超过100%,表明总成本大于总收入,企业处于亏损状态。”而很多企业还要支付“不合理成本”,如东北企业反映的垄断性收费,“刻公章,去工商局指定刻章地点,一套收费1000多元,若不在指定地点刻章就不给备案。”怎么办?当然需要给企业降成本,否则“脱实向虚”下去,后果严重。

辛苦做实体不如关门炒房?辛苦做实体不如关门炒房?

 

让干实业的不输给炒房子的,关键就要让“实”与“虚”的结构再调整、再平衡,把这一比例维持在风险红线以内。——人民日报10月31日评论《把握好宏观调控的“虚实辩证法”》